订阅博客
收藏博客
微博分享
QQ空间分享

夙,寻觅英豪——日子中的魏巍与“最心爱的人”,心悸

频道:社会资讯 标签:蝴蝶rozena丧尸小说 时间:2019年11月20日 浏览:227次 评论:0条



图为魏巍(左)和马玉祥在鸭绿江畔《谁是最可爱的夙,寻觅英豪——日子中的魏巍与“最心爱的人”,心悸人》纪念碑前。胡志国 摄

在我还系着红领巾的时候,魏巍先生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就深深镌刻在我脑海中了。而今,我还能背下开篇语:“在朝鲜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祖国的朋友们……”这篇经典之作,有约四分之一的篇幅在描写一位刚满21岁、名叫马玉祥的志愿军战士。于此,我一次次被深深地感动着,情感的潮水也随之九全十美泛起波澜。

有一天,我惊喜地得知,魏巍笔下这位“最可爱的人”就生活在我的家乡内蒙古通辽。这位在熊熊大火中抢救出朝鲜儿童的志愿军英模,这位“像秋天田野里一株红高粱那样淳朴可爱”的战斗英雄,在回到祖国30年后,当地人始知他的真实身份,也由此,我与马玉祥叔叔有了二十几年的交往。

老友阔别重逢

那会儿,我由于工作关系与马玉祥见面的机会比较多,他喜欢叫我“小刘”。我呢,叫他马叔叔。我印象中的马玉祥,是个慈祥可亲的老人,虽饱经岁月沧桑,但依旧保持那种淳朴可敬的形象。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他宁肯挨饿,也不用功劳证去申领粮食补助;26平米的旧房,他们一家六口人,一住就是30年,直到1988年才搬进一套74平米的楼房。

马玉祥乔迁新居的第十天,恰逢魏巍专程到访通辽,一迈进他家门,见屋里虽说没件像样的家具,却也收拾得亮亮堂堂,还有几盆最显眼的夙,寻觅英豪——日子中的魏巍与“最心爱的人”,心悸青翠欲滴的花草。魏巍心里高兴,就说:“房子不错,挺好的。”马玉祥“是啊是啊”地应答着,把心里的苦楚都藏在了肚子里。这位享誉全国的战星座头像斗英雄,自195hacg8年转业到地方,30年间,先后做过通辽陶瓷社的书记、市橡胶厂的厂长、市轻化工局供销公司的书记,一直两袖清风,囊中羞涩到连买房子的钱都没着落。后谈及此事,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小刘啊,有些话我怎好讲给魏巍听呢,只能咽到肚子里呀。这些年,我从来都没向组织上提出过住房申请,一家子挤着过日子。离休了,组织上照顾,我才能搬得起这微信pc客户端个家。”

我问马叔叔:“那你们见面都聊些什么呢?”他笑呵呵地说:“聊高兴的事呗。”马玉祥知晓魏巍身体不好,平时只喝枸杞酒,那天就将亲手泡制的枸杞酒拿出来,说:“魏大哥,您看……”魏巍接过酒瓶,笑呵呵地说:“马老弟,知我者也!”老战友开怀畅谈,仿佛又回到战火纷飞的年代。老哥俩有倾诉不完的情,有说不完的知心话,有敬不完的酒……

这是两位老战友阔别30多年后的第二次见面。上一次则是在一年前,当时马玉祥从河南安阳考察归来,特意在北京开心激情站停下,拜望了魏巍先生。他俩通辽再相逢,越聊越开心,头挨着头,脸挨着脸,翻看马玉祥珍藏的相册、军功章和功劳证。魏巍仍不改记者风范,问:“几十年,夙,寻觅英豪——日子中的魏巍与“最心爱的人”,心悸你都不承认是我笔下的马玉祥,当时是怎么想的?”马玉祥说:“先前,许多人问我是不是你书中的马玉祥,我说,天下重名的多了。我不承认是怕别人误会自己在捞取政治资本,要向组织索取什么。离休了,无官一身轻,再不承认就对不起那段历史,对不起长眠异国篮球火他乡的战友亡灵了。我们38军是彭老总称之为‘万岁军’的英雄部队,我把这段历史讲出来,对逝者是个慰藉,对生者也是个教育吧!”魏巍闻之叹道:“高粱老了色更红啊!”

马玉祥坦然说,转业后,他无论到哪里都不改兵的本色。做企业领导,抽烟喝酒自己买;厂里来客人,吃饭也自掏腰包。马玉祥虽是领导,工资并不高,却几次主动将提薪名额让给别的同志。改革年代,为让贤,他提前六年离休回家,从事“关心下一代”事业。“我的真实身份为世人知道后,很快就在通辽,乃至全国传开了,离休没多久,就被十多所中小学聘为校外辅导员,经常受邀去市区学校和外省市进行革命传统教育。”

魏巍悉心倾听着,禁不住拿起马玉祥的荣誉证书,在背面题写:“你做好了抗美援朝的上篇文章,又做好了和平建设的下篇文章,实在可敬。”魏巍还即兴挥毫“天地有正气,江山不夕阳”的条幅,赠给了马玉夙,寻觅英豪——日子中的魏巍与“最心爱的人”,心悸祥。

几天时间飞逝而去,魏巍要回北京了。马玉祥恋恋不舍,魏巍依依惜别。魏二号首长巍登上列车后,马玉祥躲开送行的人群,背过脸去老泪纵横。他眼前又浮现出在弥漫战火硝烟的山坡上,一位年轻战地记者采访一位年轻战士的动人场景。也正是那篇采访文章,给自己的大半生带来了无穷的力量和荣耀。也正是那篇感人文字,让两个仅有一面之缘的战友从此心心相印,在阔别30多年,人到暮年之际,又延续了用鲜血凝成的情谊。霍然间,马玉祥听到了7岁孙女小洪娜的声音。他蓦然回首,但见小洪娜张开两只小手冲车窗哭喊着:“魏爷爷,一定再来呀!”魏巍眼睛湿润了,将头探出窗外,亲了亲她的小脸,又将一把丝绸小扇送到她手中,说:“好,爷爷再来,再来……”

追忆峥嵘岁月

1999年10月,我受命主持拍摄一部革命软件测试传统教育电视片,专程陪同马玉祥及其老伴来北京采访魏巍先生。这是马玉祥与魏巍12年来mg6的第七次重逢。一路上,马屠杀叔叔都非常兴奋,滔滔不绝地讲起与魏巍的深厚情谊。那几年,魏巍两度来通辽看望马玉祥,马玉祥也两度进北京拜访魏巍。两家人就像走亲戚一样你来我往。他们相逢在碧空如洗的哈尔滨,他们相约在鸭绿江畔的丹东,无论哪里相见,都离不开相濡以沫的“志愿军情结”。

魏巍先生是文学大家,许多年前,我就收藏过《魏巍散文选》的签名本。这次能够陪马叔叔登门拜访,心里自然很激动。我们来到北京西山的一栋小楼前,警卫员将我们迎进客厅,就见魏巍大步迎上前,和马玉祥动情地拥抱在一起。我端起照相机,留下这永恒的瞬间。

在世纪之交的最后一个金秋,老战友重聚北京,不禁感慨万千。马玉祥大声说:“我们来看你来了!”“好极了,好极了!”魏老边说边拉着马玉祥的手坐到沙发上。魏老的听力减小学生手工制作大全退,要戴助听器,但思维敏捷,头脑清醒。他饶有兴趣地对马玉祥讲:“9月27日,我去了阅兵村,到了你曾经的部队。我把咱们几个人在哈尔滨拍的照片拿出来,给他们一个一个做了介绍,还特康熙王朝电视剧别提到你在离休后办起了‘家庭活动站’,继续发挥余热的事儿。他们都希望你抽时间回部队看看!”马玉祥点头说:“要去看看的!”沈墨浓马叔叔向魏katespade老介绍:“建军这次是专程来采访你的。他是这部专题片的总撰稿。”我接过话题说明来意,美尼尔综合征这部反映通辽地区老革命和英模人物事迹的电视专题片,就有“最可爱的人”马玉祥。魏老欣然说:“我和马玉祥是老朋友、老战友了,你们尽管问好了。”

魏巍先生当年采访时,马玉祥刚从第四次战役下来。“那是一次打得很苦的战役。打完仗,部队到了汉江以北。”魏老回忆道,“当时的团长是范天恩,他对我讲起松骨峰的战斗,我很感动,所以就采访了三连。我和玉祥坐在一个山坡交谈。他原来是炮兵连的,调到三连的时间不太长,救朝鲜孩子是从战场下来发生的事。那时他很年轻,很英俊,所以我说他像秋天田野里一株红高粱那样淳朴可爱。那时步兵三连处在重要闸门口上,伤亡很大。我称之为闸门,是指他们把退却的敌人完全挡住了,敌人要活命就得冲过去,那叫包围他几个师啊!”

魏老讲到这里,激动地站起来说:“那场战斗部队伤亡很大,我去的时候,连队没多少人了!伤员都去后方了,只留下一个通信员,我跟通信员也谈了话。马玉祥是后补进的三连,当时剩下的多是些炊事员和补充的战士。他的壮举是在三连做出的,可谓惊天地泣鬼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后来很长时间不知他的下落。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得知他在内蒙古的通辽橡胶厂工作,大概是听38军的人说的,后来又接到他来的一封信。”

我问夙,寻觅英豪——日子中的魏巍与“最心爱的人”,心悸:“魏老,您与马老失去联系有多长时间呀?”“有30多年吧?”他向马玉祥投去征询的目光。“整整35年!”马玉祥说。“我们先是通信,我还给他寄去一本书,是本《谁是最可爱的双沟紫陶坊人》。我还题了一句话:‘光荣事业的创造者马玉祥同志留念’。”魏老停顿一下,又微笑着说:“从通辽回来,我们1992年又在哈尔滨见了面,当时还有《谁是最可爱的人》中作为烈士描述过的李玉安。”我说:“这次,老战友重逢,您心里一定很激动和高兴吧?”“是啊,”魏老感慨地说,“老马还保持着老英雄的品质和雷锋的风格啊!他自己从不张扬,他的英雄事迹,通辽人过去不知道,现在都知道了。”马玉祥也动情地说:“我的生命是党给的,从19岁入党起,我就想把他还给党,要真还,不是假还!我在地方工作夙,寻觅英豪——日子中的魏巍与“最心爱的人”,心悸了30多年,就想多干点对国家有利的事。”

寻觅英雄足迹

2000年10月24日,马玉祥老早就守候在鸭绿江边。他与魏巍相约在抗美援朝50周年之际,在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的起点相聚。当魏巍与张立春相扶相携走过来时,马玉祥大步迎了上去,三双大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张立春是魏巍另一名篇《汉江南岸的日日夜夜》中的英雄人物。他伏在马玉祥肩上哽咽着说:“50年了,当年走上前线没想到能活着回来,更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重逢,不易呀!”两位最可爱的英雄与他们敬爱的作家魏巍手拉着手来到《谁是最可爱的人》纪念碑前,那硕大的大理石碑上镌刻着魏巍的名篇全文。魏巍在碑前给马玉祥系上写有“人民不会忘记最可爱的人”的红领巾,开玩笑说:“老马,克林霉素磷酸酯凝胶这碑上有你的名字,你也永垂不朽了!”马玉祥真诚地说:“魏老,是你创造了二十世纪最美的名词,人夙,寻觅英豪——日子中的魏巍与“最心爱的人”,心悸民军队是最可爱的人,我们这些老兵都是最可爱的人!”

这些年来,我一次又一次地为魏巍与马玉祥的战友之情所感动。这种战火中凝结的情谊是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我深感有责任去寻找英雄,去寻觅英雄的足迹,将他们的伟岸形象用文学形式表现出来。几年后,我先后主编了《烽火年华》《军人本色》两部军人题材的纪实文学集,还有幸请魏巍先生分别撰写了序言。2005年7月,马玉祥在第一时间将新出版邪恶力量升级系统的《烽许我向你看火年华》给魏老寄去,随即接到回信:“玉祥同志:你好!新出版的《烽火年华》收到。先看了一篇你的传记,写得很好,很生动。我的感受更深了。其他的慢谈。今年特热,祝全家平安。魏巍05.7.25。”

我看到魏巍的回信,眼睛湿润了。两年后,我在《军人本色》后记写道:“面对这厚厚的文稿,我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作为后来者,我们没有经历过战火纷飞的年代,没有经历过枪林弹雨的考验,可是,我们每天都沉浸在那遥远的年代,为那些可亲可敬可爱的前辈所感动。就在我们编写这部书的过程中,又有几位老战士故去了,我们在悲戚的同时,又平添了一份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而今,魏巍先生和马玉祥叔叔都已驾鹤远逝,可他们的身影仍在我眼前闪动着,身影闪烁出的是信仰的力量,闪耀出的是人性的光辉……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刘建军

监制:马楠

编辑:应晓燕

流程编辑:吴越